这个博客居然还在!

2013年03月26日

这个博客居然还在!

我该欢呼吗?



这个被我扔了无数次的博,又一次被我捡回来了……

 


结局

2007年06月17日

顺着向上的台阶
学会冷漠。坚强。韧性。
你就在台阶上,顺着风。
散步的历史与亲吻一样令人尊重
我们打开门
顺着黑暗你逃了出去
并用一本书公布真相
借着另外的面孔,你抵制喜剧
相遇让我写出一页剧本——
谨以此书献给以下魔鬼:
……  ……  ……

第一次被人称作魔鬼,可又无法否认似乎是他一语道破了天机。

清晨,捧着书散步,看到他说其实这个世界是种奢望,没有人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全部,我们所能与之抗衡的是我们能坚持多久。那一刻突然明白了他对于我的意义所在——于我,他一直站在镜子的彼端。


Disruption

2007年06月15日

 

人总是害怕混沌,害怕变化,害怕生活的断裂。可有些时候,人又会选择自主的去割裂生活,比如我。

 


每天的这个时间

2007年03月25日

  小蓉告诉我说应该学着写日记,我说其实我知道,但即便写,也总是很难把每天发生的事情如实的记下来,因为很多事情办得蠢极了,简直不堪入目,宁可忘掉得好……但,我还是开始写了。

  今天晚上又哭了,真奇怪,似乎每到这个时间我的情绪似乎都变得难以控制。小蓉说她住在这里时也是这样,这所空荡荡的大房子常会把我们的孤独感放大。孤独?嗯,我想是的。
  上午才刚刚修好的推拉门,晚上居然又被我拽下来了,让人郁闷的是这门好像是铁做的,推、拉、挪、蹭……用尽吃奶的力气也没办法把它给挂上,还弄了腿上好几块淤青。唉,要是有人搭把手就好了,是啊,不过是搭把手,就只要搭把手就好了……想着想着,眼泪开始一颗一颗往下掉。我这是怎么了,竟然沦落到连个帮忙的人也找不到。
  拨通家里的电话,面对老爸的问讯哭得一塌糊涂。爸说生活是这样的,总会遇到各种困难,重要的是以怎样的心态面对,生活还是要抱着希望……

  坐在电脑前,好像又听到曾宇的咆哮,真的是我太自私了吗?我不知道……也许,我还是不愿承认这一点吧。



[俄]  格 拉耶夫斯基

 

如何对天生的瞎子讲述白色:

说什么就像牛奶?就像光?就像亚麻布?

难道你能够解释,什么是风,

指着、击打着窗户的树枝?……

 

但是,直接的启示就如同闪电,

它的光亮击穿了灵魂,

像某件神奇的礼物,它带给自己

完美的听力和敏锐的视力。

 

光亮很快将消逝。突然,我们

被絮语和迷雾所笼罩。

惟有记忆对我们耳语:

你看,道路向前延伸,在这堵墙壁背后,

是陡峭的断崖,而天空——在那边。


多日·记

2006年12月24日

前天跟顺儿见了个面,饭后顺便去看了看影展宣传册的制版。找了家路边店一直聊到深夜,从摄影到旅行,到人生,到生命。他的状态显然比一年前好了很多,对那些被拍摄者也还是保持着送还照片的习惯。

跟小蓉谈剧本,不知不觉聊起人之为人的意义。这些天发现自己的生活也在被宇一点一点改变着,而未来于我却像是更加遥远了。


My Fellini

2006年11月19日

如果你看到一只狗跳起来用嘴把半空中的球衔住,它那骄傲的表情是要告诉你它快乐是因为它身怀绝技,它可以凭此绝技换得人们的宠爱以及高级的狗饼干。

我在想我的绝技是什么?导演吗?


流星许下的愿

2006年11月09日

 

天上再不要掉馅饼下来,掉剧本!掉剧本!


几笔

2006年10月22日

  思维迟滞,写不出剧本只好狂看片。刚刚看完托马斯·温特伯格的《家变》,整个人还处在极大的兴奋中。温特伯格是个能触摸到影像本质的人,连它心跳和呼吸的频率都把握的十分精准,在这一点上比拉斯冯提尔似乎还要略胜一筹。
  搜集的丹麦电影看得差不多了,迷恋那些故事本身的气质。

分页共1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